退休生活可以過成什麼樣?杭州68歲潘大姐愛上滑翔傘 和年輕人在一起感覺自己也變年輕了
杭州網  發佈時間:2021-01-12 08:11   

都市快報報道 昨天下午4點多,海寧大尖山的滑翔傘訓練基地上,68歲的潘金梅剛剛結束一輪鬥傘(意思就是地面訓練,練習對傘的控制),夕陽照在她的臉上,有一層細密的汗珠。

和巨大的滑翔傘相比,潘大姐的身影顯得特別瘦小,但看着她,卻能感受到一種力量。

潘大姐是土生土長的杭州人,在家裏剛住了半個月,昨天中午看到微信羣裏“傘友”們的召喚,她又忍不住跑去了海寧。

“前段時間冷空氣來了,風大,沒法飛傘,這兩天回暖了,我就過來了。”潘大姐説話慢悠悠的,但語氣堅定,和人聊天時總帶着淡淡的笑意。她開玩笑説,海寧現在已經快變成自己的“第二個家”了。

從去年9月開始,她在滑翔傘基地附近租了一間民房,18平方米大小,月租金500元。天氣好的時候,她就住在民房裏,每天早上八九點起牀去訓練基地訓練,中午和“傘友”們在農家樂吃頓飯、休息,下午繼續訓練到四五點,然後回房看看電視、刷刷手機,洗漱休息。

生活規律又充實,她覺得很滿意。

一直保持着運動的習慣

“我這個人就是閒不住,有新鮮的東西,都願意去嘗試。”潘大姐年輕的時候,在工廠做過工,自己也做過小本生意,但不管做什麼工作,她一直保持着運動的習慣。游泳和散步是她最喜歡的,因為家離西湖近,住在杭州的時候,她幾乎每天吃過晚飯都會到湖邊走走逛逛。

老伴因病去世,潘大姐消沉了一段時間。一個人在家的時候,她常常對着房間發呆:“以前照顧老頭子,陪陪外孫女,忙起來也不覺得有什麼,後來剩下一個人,空閒時間多了,一下子有點不適應了。”

和滑翔傘結緣,是因為表弟。潘大姐的表弟是滑翔傘資深愛好者,已經有15年的飛傘經歷了。

一次聊天的時候,表弟推薦了這項運動,潘大姐的第一反應和大多數人一樣:“都快70歲的人了,還在天上飛,能行嗎?”

“怎麼不行?比你年紀大的都還在飛呢,你身體條件好,肯定沒問題!”表弟的鼓勵讓她有點動心。

之後一段時間,她去了幾個訓練基地,瞭解了滑翔傘的基本知識和飛行情況。她下定決心:學!

教練聽説她要學吃了一驚

她在海寧大尖山的滑翔傘訓練基地報了名,去年9月,課程正式開始。

在“飛傘”之前,必須經過地面訓練,學習如何起傘和控傘。

傘頭和坐袋等裝備加在一起總重量近25斤,對身高1.5米、體重只有87斤的潘大姐來説,並不輕鬆。

“剛開始練的時候,兩邊大腿肌肉都拉傷了,很痛;傘繩勒在身上,全身都是淤青。”潘大姐説,好在自己心態樂觀,“萬事開頭難嘛,辛苦是辛苦的,不過每天進步一點就很開心,來都來了,不好隨便放棄的。”

有些年輕的學員練了一個星期就開始“單飛”了,潘大姐看了也不着急,她説,自己這個年紀,跟健壯的小夥子們是不好比的,凡事還是得按照自己的身體條件來,不勉強,不逞強。

潘大姐的教練孔東林説,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,覺得她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很多。

“説實話,大姐個子挺小的,滑翔傘也確實是項需要體力的運動,聽説她要學的時候,我還是有點驚訝的。”但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,孔東林發現,潘大姐着實很有毅力,很多時候別的學員都休息了,她還一個人在場上來回地跑。

孔東林説,來學滑翔傘的以三四十歲的男性居多,女性本來就少,像潘大姐這樣的更少。

不過,滑翔傘作為一種休閒運動,在年齡上並沒有太嚴格的限制,只要身體健康,沒有高血壓、心臟病、恐高等,其實都可以嘗試。

來源:都市快報  作者:記者 林琳 圖片來自潘大姐的朋友圈  編輯:高婷婷
返回
昨天下午4點多,海寧大尖山的滑翔傘訓練基地上,68歲的潘金梅剛剛結束一輪鬥傘(意思就是地面訓練,練習對傘的控制),夕陽照在她的臉上,有一層細密的汗珠。